红黄段子 一

薄荷糖

 

“诶,等会儿是谁的课啊?”水声流动,洗水池边的男生洗完手顺便又抓抓头发在镜子前自恋一番。

 

“物理。”回答的声音有些低落。

 

“靠不会吧,又是那个扫兴的家伙…”自恋的男生随即也哀嚎起来。

 

“对啊…二宫那人又无聊上课又死板,天天猫着背戴个厚片眼睛,上他的课简直煎熬…”

 

两个男生边抱怨着离开了厕所,临近上课,本该已经空无一人厕所,最深处的隔间却突然传来微弱的碰撞声。

 

“喂,你捂我耳朵干嘛…”二宫轻拍樱井搭在自己耳朵上的手。

 

樱井没说话,揉揉二宫的耳垂又再度吻上来,却是比之前来得更猛烈,舌尖一直纠缠不清地追逐着二宫的舌头,像是想表达一些复杂的安慰。

 

二宫内心有些哭笑不得,少年人的欲望和情感直接而强烈。显得他每次回应都太微不足道。

 

二宫手伸到樱井背后,安抚地轻拍,少年才不甘心地放开他的嘴唇。

 

“别听他们乱说。”明明才17岁的人,呢喃的声音却已经足够性感低沉了。二宫看着那颗在自己颈间小狗一样磨蹭的脑袋,笑道,“我习惯了。”

 

樱井还想说什么,上课铃却高亢突兀地响起来。

 

“好了,班长大人,要上课了。”二宫笑着拍拍樱井的脸蛋,樱井拉过他的手在嘴边啄了一下,撒娇般问道“我的糖呢?”

 

二宫闻言轻笑,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薄荷糖放在嘴里。

 

咔嗒一声,咬成两半,踮脚揽过樱井的脖子,用舌头将另一半糖递进少年嘴里。

 

“乖乖去上课。”

 

樱井含着糖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上课的时候,樱井坐在最后一排窗边,阳光把他黄色的头发染得毛茸茸的,本人完全不知这副样子看在讲台上的老师眼里多么可爱。

 

班长只是一味严肃地盯着讲课的物理老师,在脑海里描绘那人方才没戴眼镜时那双清澈透亮的茶色眼眸。顺便有讲小话睡觉的同学时狠狠咳嗽一声警告同学们乖乖听物理老师上课。

 

讲台上物理老师穿着宽大的白色大褂,漫不经心的讲着课,一发现有女同学悄悄递情书给班长大人,马上毫不留情地把其叫起来问一些刁难人的问题。

 

女同学被莫名其妙地责问一番委屈地坐下了,阳光下只有班长大人发现物理老师平时老陈面瘫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狡猾的笑意。

 

两个人眼神碰撞,停留片刻便又立马分开。

 

各自嘴里的薄荷糖咔嗒一声,凉凉甜甜的化开了。


评论(3)
热度(86)

曇りのち、快晴

© 做一个认真努力的段子手 | Powered by LOFTER